不经过淬炼的军旅梦不完整

不经过淬炼的军旅梦不完整

文|鸿毅

即使当今时代的主题是创新,我也仍相信:军旅≠理工。文科生更是有投笔从戎的军旅梦。

——题记

冬天给了寒风彻骨的寒意,军营却用它寻找盎然的生命力。落叶伴随老兵归去,军旗再次迎去了新兵。有多少次,多想在那如旭阳般耀眼的军旗下敬礼的人是自己。

也不知是第几次关注军营动态,打开的窗口都是满满的军事内容了。看着照片上那些生龙活虎的兵,浏览着军营里那些新闻趣事,读着关于部队的帖子,心里真是羡慕,可以凭一己之力保护别人,帮助别人,那感觉——真好。内心对军营的情愫又开始涌动……

那年,自己刚上小学不久。有一位名叫任长霞的阿姨感动了中国。一身警服下那张和蔼的面孔,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忠魂。那时,有过五年兵龄的姥爷每次见到我和弟弟鼓捣玩具枪,总会絮叨一阵射击瞄准的“三点一线”,然后让我们趴在地上“射击”一个个空的纸盒。那时候只觉得那种瞄准的感觉很好玩,却未曾去体会过什么。

在天真单纯里,第一次听到要军训的消息,是在六年级。那时自己总是傻傻的认为军训就是高强度的跑操而已。因此对第一次的军训充满了敬畏。就这样带着那傻傻的想法,第一次穿上那身迷彩,第一次梳两个麻花辫,第一次扎上军用腰带愣是在镜子前傻乐了好久。记得当时自己的教官是个武警,蒙古族的他带我们一群六年级的娃娃,用他的话说,我们就是群小屁孩。不过,他可没表面那么温柔。八月的雷阵雨总是很多,在雨中站军姿,那种滋味我们尝过;训练效果不好,在瓢泼大雨里被教官罚走鸭子步,我们也有过;在满是泥泞的操场里练下蹲、快速坐下再起立,也都经历过。那时候自己在心里也曾愤恨过教官的无情和冷漠。记得当时许是自己不想被教官责罚,所以每次的军姿都很坚毅地站了下来。最长的一次两小时,自己愣是纹丝不动的站完了那120分钟。也只有自己知道,当初11岁的自己心里是唱着军营民谣里的《陆海空》和《绿军装的梦》坚持下来的。当时听到老师对别的男生说看看那个女生,就像她那样安稳站好,别乱动时,自己心里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后来才明白那是荣誉带给自己的满足。还记的一个训练的小插曲。那是一次在雨中的训练里,站着休息的时候自己就看着雨滴沿着帽檐不停的往下掉,童心大发的自己没有注意听到教官发出的立正的命令,偏偏当时很多同学童心都很肆虐,就导致了队列的乱七八糟,这让教官很是恼火。教官说刚才乱动的打报告,内心挣扎之际,抬眼却正好对上了教官看过来的眼神,心顿时咯噔了一下。虽然当时那声报告自己表面看起来很汉子,有些无所谓的感觉,其实自己心里非常羞愧。出乎意料的是那次教官竟然没有惩罚我们,可自己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回到家,无意说起这件事,姥爷告诉我,就算是小小的军训,自己也应该像个真正的军人那样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给自己找借口。顿时,心里对教官的所有不满都烟消云散。不怪教官太狠,只怪自己无能。短短7天的军训结束了,这七天,却给我的童年添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虽然当时自己拒绝了母亲买的防晒用品,军训结束时,自己黑的像块炭,面部皮肤也被轻微晒伤,但自己却觉得酣畅淋漓。丝毫没有过后悔。也就是从那时起,军旅梦在心底扎下了根,一直悄然生长着。从此,因为军训结缘,我喜欢上了听军歌,喜欢上了那种军训时庄重肃穆的感觉,开始关注部队的一切。也是从那时起,自己开始渐渐懂了,不论是曾在成都军区服过兵役的姥爷还是从西藏退伍后回到家的舅舅,他们在谈及自己的部队生活时眼神里的那份柔情和自豪何以总是让人被吸引。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开始羡慕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的小孩,以及可以住在部队大院附近的孩子。羡慕着他们可以听着军号,感受军人一板一眼的作息时间。

可羡慕终究只能是羡慕。在“军训效应”过后,一切生活还是像原来那样进行着。说来也巧,就在快要忘记那抹军绿的时候,《士兵突击》出现在了荧幕。第一遍感受那个叫许三多的士兵的军旅人生没感觉出个啥,后来再看的时候,心里就不平静了,内心的军旅梦又开始炙热,心想自己为什么不能像许三多那样不抛弃,不放弃,勇敢去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呢?再看看身边的那一个个奇迹,我愈发想将梦想坚持下去。然而命运却总会给你的梦想设置许多障碍,当时自己对军营简单单纯的憧憬,愣是被妈妈误会到解释不清。她总说我太傻,是少女心作怪,只是对军人感兴趣,是青春期不正常的萌动。几次和妈妈的解释无果,为了不让自己的军旅梦被一次次践踏,我只能把这份梦想藏在心底的角落里,只待有一天能让它破茧。后来上了高中,高一开学惯例是先军训。在经历过六年级那次让我永远铭记的军训后,自己对高一的军训充满了期待。可结果那次的军训却让我有些失望。教官没有以前那么严厉,感觉没有以前的教官那样有血性,训练强度也远不及六年级的那次军训。等再看到教官们做示范动作时欠缺的整齐度,内心有点崩溃。同样是武警,同样是上等兵,两个教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到底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自己见识太少,自己始终未能参破缘由。就那样在无奈与平淡中熬过了那军训十天,总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新收获,还是六年级的军训给力,却不想自己还是得到了成长。高一田径运动会,从小体育就不行直到初二才有所改变的我第一次报了运动会,从一个啦啦队队员变成赛手。而且第一次报项目,是3000米长跑。当时父母坚决投了反对票,周围的人更多的是惊叹。可我自己就想挑战自己。支持我跑完全程的信念是一句自嘲:“就你这样的体质还想参军,别做梦了!”就这样硬是逼着自己跑完了3000米,18分整。鬼使神差自己去对比了女兵训练表——16分的及格。这不禁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梦想与现实的差别。

再后来因为关注的多了,自己开始见识到一些军营负能量,看到一些关于部队的黑暗爆料。第一次自己的梦想开始动摇,自己坚持了五年的军旅梦真的有价值吗,就这样自己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梦想。

然而一次在清晨上学途中,听到那些雄厚的“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心头一惊,抬头望去,原来是一群消防部队武警在出早操,听着那响彻云霄的口号声,我沉默了。心底的那颗梦想种子又好像开始苏醒了。一次偶然比平时就早了几分钟的到校,让我听到了学校附近军分区里的出操号,当时自己第一反应竟是“哦,他们开始出早操了啊。”然而这一念闪过,自己诧异了,说好了再不去想那些军营的事,可最终还是没能办到。再后来天津塘沽事件让我再次被震撼,心底的种子不愿被封锁了,那种烈士精神让梦想再一次升华。在感受过种种后,原以为自己的梦想就这样坚定了,打算为之奋勇向前时,却忘记了天总是不遂人愿。

高二时学校开始分科,在文理科的抉择中,自己纠结了。大部分军校只招收理工科考生,文科类军校寥寥无几,更别说是招收女生了。可自己的文科优势明显强于理科。在选科痛苦之中,妈妈几乎发动所有能够用到的亲朋好友说服我学文科,告诉我种种军校的不易考取,为了前途,我最终选择了文科。可自己不甘心,就算到了文科班我也还是不愿放下这份对军营的执念,拼命奋斗着。不甘心就这样对自己的梦想说no .不甘心就这样让梦想只是在梦里想想。一次上网中,一个名叫南京政治学院的学校吸引了我,点开一看,心里满满都是激动。原来军旅并没有抛弃文科生,文科生也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军旅梦。后来,在某公众号里看到一篇名叫《就这样,我带着军旅梦,走着非军旅的路》的文章,内心的军旅梦被作者狠狠冲击。可自己还是不想放弃,还记的那个荧屏里的钢七连——“钢七连,人的生活方式,是给自己树立一道不可企及的目标,然后嗖的一声把自己扔过去”我相信有梦想总还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

不是我无聊,浪费时间在电脑上输入这一个个方块字。只是想告诉自己,告诉那些拥有军旅梦的文科生不要放弃,努力疯一把,让我们一起共勉。不论别人怎么诋毁我们的梦,告诉我们有多少不可能,但文科生一样可以让自己的梦想振翅飞翔。毕竟我曾亲眼见证过一位文科学姐考进兰大,成了一名她自己理想中的女国防生。毕竟对于那些“橄榄绿”、“松枝绿”、“浪花白”和“天空蓝”我们有着“色不迷人人自迷”情怀……

Don’t easily deny our dreams even through its very slim.不要轻易否定自己的梦想,即使它是那么的渺茫。天道无所亲私,必将眷顾浴血奋战的追梦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军旅人生,正在来的路上……努力,还要继续。

加油,文科生

——致文科生的军旅梦


文章评论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